画家改行当国家总理是怎样一种体验?世界最骚总理:多多少少有点开心8


来源:人民艺术art&lnstagram优选     责编:   阅读:649 发表时间:2019/4/20 17:22:45   字体:【大】【中】【小】


艺术真的是一种神奇的存在,艺术是一种信仰,它让一切都成为可能。无艺术,不生活!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个人
是他...


很多人可能不认识他,以为就是某个普通的外国大叔。但他却从一个普通的市民逆袭成为一个国家总理。谱写了自己艺术与政治的双重人生,他就是阿尔巴尼亚国家总理

埃迪·拉马(Edi Rama)




1998年,法国巴黎。

刚刚办完画展、逛过巴黎圣母院的阿尔巴尼亚画家埃迪·拉马,接到了一通来自祖国时任总理的电话:
“喂,是埃迪嘛,我是总理。最近忙不忙啊?”
“还好还好,整天画画,得闲饮茶。怎么样,总理有什么关照?”
“你忙归忙,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做国家文化部长?”
埃迪有点震惊,他只是一个画家,除了画画什么都不会,跟政治从来就没什么关系。
早些年,他在阿尔巴尼亚艺术学院当过教授,后来觉得教书无聊,就跑到法国去画画。
“这么草率的吗?可是我没有经验喔,只会画画,没有做过官员诶。”
“诶,我们就是喜欢你没有经验,回来嘛,我们就是要靠年轻同志搞搞新意思。”
于是,出于对国家的眷恋,这位34岁的画画小天才,就从巴黎回到了阿尔巴尼亚。
回到祖国的埃迪,有点水土不服。从前他是艺术家,想怎么浪就怎么浪,这种习惯改不过来。
“关于政治,我学的第一课,就是穿衣服。”埃迪回忆,自己首次在公众面前亮相时十分骚:
“穿着红外套,花衬衫、黄裤子,在一群黑西装里就像不明飞行物。”
照片是找不到了,但现在已经收敛很多的他照样骚,穿小白鞋、打骚领带出席国事访问,瑞思拜。
不仅穿衣潮,思维方式也同样新。
当时的阿尔巴尼亚刚刚经过几十年极权统治,前卫电影、双年展、歌剧、新潮艺术奖,这里统统没有。
在巴黎喝过洋墨水的埃迪根本忍不了,他大手一挥:“项目立刻上马,巴黎有的文化活动我们都要有!”

不多时,国家文化样貌焕然一新,这让埃迪受到了年轻人们的疯狂拥护:

“哇这个新来的部长好棒好潮好浪好不做作噢跟那些糟老头子一点都不一样我决定要爱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