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工凡

高级设计师
职业画家
清华大学杭州同学会杭州书画院 副院长
浙江省流行色协会 顾问

 
 
 
  
    专访浙江省流行色协会 顾问陈工凡
 

1.《时尚色彩》:您的画画的非常好,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作品?
   陈老师:画画我一直在画,马上有一本画册就要出版了,最近的作品都在里面。

2. 《时尚色彩》:您研究了这么多年的色彩,对您的国画创作有哪些影响?
   陈老师:中国的书画和其他艺术门类一样,属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它与哲学、美学、文学、佛学紧密联系在一起,有其深厚的古典文化和历史底蕴。我对欧洲的印象派研究比较深,70年代的时候我写过一篇论文,是讲绘画色彩系统,里面就谈到了印象派的色彩,有关光的效果。从室内到室外,从自然光的变化到色彩的变化,产生了印象派的色彩。之前做的色彩研究,对画画还是很有影响的,我最近有几幅画,就吸收了很多现代色彩的东西。
3. 《时尚色彩》:国内外绘画在表现手法上有哪些异同?
   陈老师:我认为,中外美术文化相比较,视觉审美差异是很大的,无论从艺术理论,文化属性,艺术实践上来说,二者的差异也比较大,艺术效果也各不相同。西方的绘画是通过视觉的审美来作画,注重造型素描与色彩光影,而中国画是从心灵的感觉来作画,注重神志和气颜的生动。现在,印象派的色彩,也可以用在国画色彩上,特别是浙派的山水,还是强调用大笔来表现气魄的,但是缺少一种色彩的表现。比如说:有句成语叫“美分五色”,把色彩加在墨里,在墨里表现出来,就有色调。中国强调一个“雅”字,“雅”我认为就是色彩的高档化,所以为什么画和诗要放在一起。就像清朝的王国维有一个“境界论”,就是说诗是一种境界,诗到哪个境界,画就到哪个境界,拉近了诗画的距离。又如唐代的王维,他即是诗人,也是个山水画家,他的诗中就带有色彩“白石在碧水,红叶点山川”,他被称为中国山水画的祖师爷。现在一些年轻的像四川和广东那边的画家,我觉得他们很有才能,但可惜的是他们对传统文化理解的还不透,从他们的一些山水画中发现,还倾向于从素描的手法。其实,中国画还是要从笔墨上下功夫,水、笔、墨、宣纸这几样东西综合在一起,所产生的肌理效果才是最好的。

4. 《时尚色彩》:能谈谈您对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理解?
   陈老师:我认为传统文化是要继承的,时代是要发展的,因为,古人的思维和现代人的思维、古代的生产力和现代的生产力、古代文化的形态和现代文化的形态,都是会变化的。人都是要发展的,这里面需要一种融合,实际上就是推陈出新,把老的、陈旧的、先推出来,再慢慢地融合到现代的里面,我认为这是很值得研究的。每个国家的现代画从形态上都是有区别的,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互相都可以吸收,但吸收不等于代替。我觉得应该局部融合,局部消化。我认为;现在中国的产品要搞自己的知识产权,属于我们中国自己的东西,我们自己的思维模式要改变,不能带着模仿性。

5.《时尚色彩》:您作为前任浙江省流行色协会秘书长,您能对协会今后的发展提些建议和想法吗?。
    陈老师:我认为色彩要从事研究,按中国自己传统文化的特点来教育学生,所谓的行为艺术,模仿国外都是短暂的,生命力不强,现在很多的设计师缺少传统文化的基础,我们要在教育实践中灌注传统文化,才能走的更远。 我希望我们的协会,一定要有统一的思想,由专家队伍进行引领,经过专门的色彩研究,从实践中去渗透传统文化,从自己本国的文化中去宣扬,达到色彩视觉生活化,才能真正体现它的价值所在。

     作为一个专业从事色彩研究的学术团体,一定要注意研究内容的广泛性,不能仅仅局限于某一个方面或者领域,比如:自然与绘画色彩的研究;中国传统色彩的研究;中国民族色彩应用的体系及现代装饰应用色彩体系的研究等等。中国人对于中国民族文化的发掘和研究,在国际上是有很大的发言权的,但中国的流行色协会在色彩研究方面,就几乎没有太大的话语权了,这种状况是非常不对称的。所以这就需要我们浙江省流行色协会,充分的发挥其自身的专业和优势,扎根于对色彩领域的探索和研究,使“色彩”可以做到真正的触类旁通、学以致用。

 

 

版权所有:国际时尚色彩教育中心 中西色彩设计科学研究院.盗版必究
地址:中国杭州学院路50号 E-mail:Zfca@163.com
Tel:086-0751-88272932 Fax:086-0571-28822802
常年法律顾问:林律师 史伟峰

 

 

 

访问次数:2618次